其他小说
  • 我,五行缺德

    晋江VIP2022-12-26完结总书评数:11126当前被收藏数:54724江家大少爷天生体质特殊,没有阴气没有阳气,爷爷算出他多灾多难、蓝颜薄命,需要积德行善延长寿命。于是,整天吃喝玩乐、游手好闲的江辞无继承了爷爷倒闭的香火店。白天,香火店空无一人。晚上,香火店鬼头攒动。看着凶神恶煞的厉鬼们,江辞无乐了:感谢大自然的馈赠。隔天香火店举办开业活动:回馈大众,体验抓鬼,一人一百。数量有限,先到先

     啾啾大王
    55万字2个月前
  • 带幼崽首富上生活综艺

    晋江VIP2022-03-12完结 总书评数:2081 当前被收藏数:3959陆鹿穿成书里的炮灰女配,组为女主的对照组,她既坏又作,最后落得个早死的下场。 而她身上最大的黑点,就是不自量力碰瓷首富顾斯越,遭到群嘲。 而顾斯越,一朝变成他五岁的时候,系统告知他,只有陆鹿才能让他维持人身。 懒得带娃的陆鹿表示:可以,但你要乖,别给我添麻烦。 顾斯越:“…&a

     予我白鹭
    33万字2个月前
  • 天才被废后成了我的道侣

    晋江VIP2021-09-20完结总书评数:19043 当前被收藏数:71680 【排雷:攻有前任!炮灰,不留念,只打脸!有炮灰想要羞辱攻情节!在半章之内死了。受治愈攻!受负责田园生活,攻负责打脸恶毒反派!攻前期觉得受是来羞辱他,结果不是,后期真香。尊重作者和喜欢这篇文的读者。】咸鱼叶缓归被小伙伴拉着出来看戏,却没想到接到了从天而降的绣球,阴差阳错的成了修仙宗门被废天才谭渡之的夫婿!一脸懵逼的他

     老大白猫
    51万字2个月前
  • 当作精女配穿成傻白甜女主

    晋江VIP2022-03-11完结总书评数:147 当前被收藏数:1885尧可娅身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炮灰女配,却因为系统的一个失误,将她送进了沙雕甜宠爽文里当女主。而她本人,并不知情,且为了完成任务,苦寻女主。当重生白莲花继妹卖惨装可怜试图抢夺她的一切时,她在心里又惊又喜。身世凄惨标配,这一定是女主!于是她恶狠狠的放话,“这个家!有她,没我!”本以为自己会因

     瓜辣子
    10万字2个月前
  • 沈医生先动的心

    花山文艺出版社作为广慈医院的风云人物,众医生护士对沈医生的评价如下——帅是真的帅,冷也是真的冷,隔着五米远都能感受到他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的气息。医院的小姑娘们见了他也只敢偷偷看一眼。然而,自从骨科二室收治了一个叫赵暄和的病人后,众人惊奇地发现,沈医生的高冷人设竟然开始坍塌了……众人:要命,院草就这么被人拐走了?

     时年
    19万字2个月前
  • 我捡的夫君称帝了

    晋江VIP2022-03-13完结 总书评数:749 当前被收藏数:3955【娇软小美人x痞戾恶犬将军】 江南姑娘楚婳,是个软糯娇憨的小结巴。 她能从别人头顶看到一行字,上面写着他们的身份和状态。 靠着它,楚婳让阿娘的药铺生意兴隆,受到街坊邻居的喜爱。 适逢昏君政暴,各地起义,群雄割据。 楚婳在乱世之中捡到一个受伤的小郎君,他头顶金灿灿的四个大字—— [未

     楚凉暄
    36万字2个月前
  • 七零农场第一美人

    晋江VIP2022-03-12完结总书评数:260 当前被收藏数:1626棠梨穿书了,原主老公是知青,原主她爸是农场分场的场长。原主看不上这知青老公,和城里的男人好上了。没想到后来那老公家里平反,且考上了大学。再后来,老公楚盛江带着大学班上的班花来到公社,要和原主办离婚手续。看着楚盛江和人家班花郎才女貌的一对,彼时被城里男人一脚踹了的原主悔断肠。棠梨穿越过来时,原主正准备在婚前和城里的情郎来一次

     金跃
    17万字2个月前
  • 七号客栈

    不能熄灭客房门前的红烛,不能在晚上打开房门,不能在晚上答应别人。这是七号客栈的禁忌。为了见一个网友,我来到了七号客栈。一个陌生男人却告诉我,七号客栈,生人勿近,活人进去都得死,而我也活不长。

     关雎儿
    23万字2个月前
  • 微潮晨昏

    晋江VIP2022-03-10完结 总书评数:114 当前被收藏数:731景家破产,景家董事长受不了刺激突发疾病去世,景眠作为景家唯一的千金瞬间负债累累 为了还债,景眠什么方法都试过了,却没有一人愿意帮她, 就连自己的未婚夫谢长清也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退婚, 一时之间景眠成了名媛圈所有人的笑柄,明里暗里戳着她的脊梁骨讽刺。 景眠坐在医院的台阶上,在想要不自己干脆随父亲一起走了时 自己的面前多一双黑色

     余北欢
    15万字2个月前
  • 绿茶退婚指南

    晋江VIP2022-03-11完结 总书评数:211 当前被收藏数:1197律言佑打小就知道他以后会娶林家那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女儿。 他从未正眼瞧过林书幼一眼,只当日后娶个花瓶摆在家里。 可这林书幼却好像毫无感知,日夜接近温柔小意盼他生出点情意来。 终有一日他实在受不了,当着那娇弱的姑娘面前说了狠话拂袖而去。 他隔着车窗,却不自觉想起刚刚他夺门而出时林书幼眼里的那一抹泪花。 律言佑揉了揉自己眉

     觅芽子
    17万字2个月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