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(2 / 2)

萦绕着女子身上的淡淡香气,裴褚见她那副得意又有些好奇的神情低低笑了一声,“小守财奴倒是亏了。”

笑声低哑,惹的阮夏夏咽了咽口水。

她转过头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,看到殿中除了他们二人一个宫人都不在,许是被那笑声给触到了,贼心一起,她跃跃欲试,双手在男人未察觉到的时候捧着他的俊脸大大咧咧亲了一口。

就在她唇贴上去的时候,裴褚的眼神变得晦暗无比,手臂顺势环住了她的腰,任凭女子在他的薄唇上啄了几口。

滋味也就这样吧,阮夏夏亲了几下若无其事地往后退了退,理直气壮地道,“如此,臣就不亏了!”

说实话,天干物燥,她的心里也有几分躁动。方才看到男人低笑,鬼使神差就没有忍住。不过亲了就亲了,阮夏夏她坦然得很,好歹她也在风月场合浸淫了数年,比清心寡欲的男主可是经验丰富多了。她面上神色未变,眼珠子却咕噜噜地转着,心里面乱七八糟的想着一件事。这人清心寡欲多年,不会什么都不会吧,难不成还要自己教他。

察觉到怀中人亲过他后不仅兴致缺缺,而且心不在焉的明显在想其他事情。他眯了眯眼睛,神色有些危险。

手指一扣,他掐着女子的下巴长驱直入,阮夏夏吃痛,瞬间就回过神来,一边仰起头一边不老实地伸出了手。

小手一会儿摸摸这里硬邦邦的,一会儿捏捏那里也是硬邦邦的,她肆无忌惮地几乎在裴褚的身上摸了个遍,直让他青筋猛跳,眼睛暗的像一团漆黑的墨。

等到摸到爽之后,她摇了摇男人的手让他松开她。她早在之前就发现了,这人虽然冷漠强势心又黑,但极为守规矩注重礼数,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会对自己做些什么。

所以她很大胆,也很痛快。小宠后听起来太不能入耳,那她争取做到又美又娇就好了。

不过显然,因为女扮男装已经数年,她对女子的又美又娇理解上有些偏差。摇裴褚手臂的力道可不是一般男子可以承受的起的,倒不像是撒娇了,反而像是和人过招数。

说起来这个罪恶的源头还是在他的身上,如果不是他有一段时间一直强逼着女子习武强身健体,如今的阮夏夏还是江南扬州那个弱弱的小白脸。

裴褚面不改色地揽着女子,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,“你女扮男装是否也是因为想要像男子一般成就一番事业?”比如看到了这本书的内容,很少会有人忍得住。

因为方才才亲密过,阮夏夏说话的语气就十分的放松,“哪有,小爷我可是一块货真价实的金子,无论是男是女总有一天会发光。”

她女扮男装最主要的还不是避免自己成为悲催的虐文女主?虽然现在她依旧是和男主扯上了关系,哦,即将还还是男女之间的关系。

“再说,臣可不仅是货真价实的金子,可还是货真价实的男子,即将入宫的可是臣的姐姐。”她开口强调。

闻言,男人高高挑了一下眉,沉声道,“朕可没有龙阳的癖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