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(1 / 1)

梁间呢喃 懒岁 832 字 4个月前

她虽然年幼,但是曲风已经成熟,将赵悯的曲子弹得淋漓尽致。

丝毫不逊于白雅。

她已经在日复一日里的练习里,逐渐长大。

她的名字也将像赵悯白雅一样,被镌刻在古琴其中一环的历史年轮上。

……

追忆会结束之后,梁喃立刻去了医院。

顾间刚做好处理,正在一间私人病房里休息。

“怎么样?”梁喃急匆匆地问。

顾间笑着摇摇头:“没什么大事。”

“会影响以后的生活吗?”

“不会。”

梁喃松了一口气,坐在顾间边上,又看了一眼他小臂上的白纱布,忍不住戳了戳,小声问:“疼吗?”

顾间看着女人眼中遮不住的心疼,不由得怔愣住,而后摇了摇头:“不疼。”

“怎么可能不疼?”梁喃越看越心疼,鼻子一酸,忍不住又哽咽起来。

顾间连忙又说了一遍:“真不疼了,你别哭。”

他扫了一眼前面的桌子,哄道:“你别哭了,要不我给你剥个香蕉吃?”

闻言,梁喃“啊”了一声:“你不是只有左手是好的吗?”

“一只手就能剥。”说罢,他就伸出手臂去够果盘里的香蕉。

梁喃破涕为笑,连忙伸手去拦:“你是病人我是病人啊?我还要你剥?!”

“没事,你要吃,我就给你剥。”

梁喃忙双手轻按住顾间的手臂:“不用,我不吃。”

温软的感觉穿上手臂。

顾间身体倏地绷直,垂眸,看向左手臂。

女人的手很小,两只手围成一圈,圈在他的手臂上。

阳光从窗户里洒落进来,衬得女人本就白皙的小手仿佛铺了一层莹光,近乎透明。

互不相同的体温在碰触里作着热传递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达成一致。

两人抬起眸,对上视线。

浮尘在光影里跳跃,两人像是不忍打扰,皆屏着气放缓了呼吸。

过了几秒,顾间眼皮耷拉下来,轻轻抽出手臂。

“你之前不是说……”梁喃忽然开起口,她飞快地瞥一眼顾间,支吾了一会儿,鼓起腮帮子道,“说……想要娶我吗?”

顾间瞳孔倏地紧缩,但又想到什么,自嘲地笑了笑:“是,不过你不是和……那个弹钢琴的在一起了吗?我可以……当你最好的……”

他停顿了一下,接着道:“朋友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梁喃瞪大双眼,“我什么时候和温起在一起了?”

闻言,顾间猛地意识到什么,眼里闪烁着不明的跳跃情绪,却又不敢相信,确认一遍问:“庆功宴那次,我看到他和你表白,你接了那束玫瑰,还……抱了他。”

梁喃“啊”了一声:“是接了,也抱了,不过都是以朋友的名义。”

她将事情解释了一遍。

顾间定定地看着梁喃,过了两秒,“哦”了一声,“这么说,你不喜欢那个弹钢琴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么说……你现在是单身?”

“嗯。”

顾间嘴唇蠕动两下,像是在斟酌什么。

梁喃瞥他一眼,嫌弃道:“你好墨迹啊。”

她看向顾间的眼睛。

梁喃瘪瘪嘴,轻哼一声,问:“这么说,你到底还要不要娶我?”

顾间直视上梁喃的眼睛,轻轻笑起来,惹得空气中的光束被震得乱颤。

他也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——正文完结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