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(1 / 2)

我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,在这无尽的黑暗中,苦苦守着殿下的谎言支撑着我活下去,殿下,你好狠啊,你怎么舍得扔下我独自一人活在没有你的世间——

一扇梨花木殿门被轻轻推开,宫女们手持着清扫用具有序的进入宫殿,排头的内侍宫女沉声吩咐道:“这是王上的寝宫,都给我清扫的仔细点,只需清扫外殿,切记!别私自进了内殿,不然小心你们的脑袋。”

“是!”宫女们双手交叉置于胸前,微微行了个礼,内侍宫女微微颔首,转身离去。

新进宫的小宫女缓缓起身,见内侍宫女走远后,按耐不住好奇心,小心翼翼询问老宫女:“姐姐,王上的内殿到底有什么东西呀,为什么你们都如此小心谨慎?”

老宫女“嘘”的一声,警惕的左右看了看,压低声音道:“王上把王后安置在内殿里,这是宫中不可言论的禁忌,你可别再问了。”

许是小宫女年纪小,不知畏的偏了偏头:“王后?我听闻王上刚登基了就立刻下旨封了一个男子为后,可北朔众人却从未见过王后的样子,姐姐,我是前些日子才进宫的,你给我讲讲王后的事呗。”

老宫女见她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,想起了自己刚进宫时的样子,不由心软了一些:“其实我们北朔的王后是南镜国的安王殿下,这事在宫中也并不是秘密,毕竟当年王上为了立安王殿下为后,不顾众朝臣反对,一意孤行。”

内殿里,青色的帐幔拖曳在地,朦胧帐幔里隐约有一个身影横卧在床榻上。

床榻上的男子如墨般浓稠的青丝垂落床榻边,久未见光的肌肤白皙如凝脂,纤长浓密的睫毛轻轻阖上,琉璃灯盏中的火光微黄,透过帐幔映在男子清隽秀美的面容上,落下一片细腻温润的光影。

“系统,为什么我看不见,身体也动不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【宿主莫慌,宿主的灵魂离开身体五年,时隔这么久,身体还需耗点时间才能彻底融入灵魂,宿主虽然动不了,但感官还是有的,再等等吧。】

苏景宁暗暗叹了一口气,没办法,这事着急不来,只能祈祷萧玖顾还没发现他的谎言了,忽然,听见外殿传来的嘈杂声响,苏景宁凝神听着外殿的动静,希望能获取一些他不在的这五年里的信息。

小宫女偷偷瞄了一眼内殿,可惜被一扇海棠缠丝屏风挡住了视线,小宫女顿时有些泄气:“能被王上一意孤行要娶的男子,那样貌定然是极其俊美的。”

“可不是嘛,你知道王上为何要这么着急将王后给娶了吗”

小宫女摇了摇头:“为什么呀?”

“因为南镜喜欢王后的人可多了,王上如果不快点将人娶回来,可就没机会了,听说过南镜的安南将军和林丞相吗?”

小宫女连忙点点头:“如今南镜北朔两国安好,安南将军徐荣轩自请镇守边境数年,平定了不少边陲小国不安好心引起的战乱,护住了南镜百姓的安宁。”

“而林丞相林枫年,聪明睿智,温文儒雅,为南镜立下了不少的功劳,他体恤百姓,辅佐南镜当今的陛下颁发了不少为国为民的旨意,让南镜百姓得以安居乐业,两人都是南镜的风云人物,我自是知晓。”

风云人物?苏景宁暗暗点头,阿轩和林枫年有颜有实力,能成为南镜女子们的梦中情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要是我没死的这么早,可能我也可以成为其中一个,看看我这样貌,在南镜可是顶尖的存在。

【别人是有颜有实力,而宿主是只有颜,实力为零,那些女子可不瞎。】

苏景宁满头黑线,咬牙切齿道:“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老宫女继续说道:“南镜和北朔不知有多少女子喜欢这两位大人,可这两位大人却迟迟未婚,只因为他们的心都落在我们王后身上了,可想而知,我们的王后是有多么的招人啊。”

苏景宁闻言,差点呕出一口老血,这宫女在胡说八道个啥?什么他们的心都落在我的身上了,阿轩当年确实喜欢我,这我就不说了,可林枫年喜欢我什么的,也太能编了吧,我和他只是朋友!

系统的声音再次阴恻恻的响起:【哦,朋友?宿主把林枫年当朋友,可宿主又怎知林枫年亦然?】

苏景宁回想起和林枫年相处的场景,林枫年对他进退有礼,未曾有过出格的动作,不可能如她们所言的那般,定然是传言有误。

老宫女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只可惜啊,我们王后红颜薄命......”

突然,殿门被推开,殿外飞扬的雪花被寒风灌了进来,宫女们齐齐跪下行礼,萧玖顾周身散发着渗人的寒意,比殿外的风雪还令人胆颤心寒,只见萧玖顾居高临下的看着刚刚两个议论的宫女。

瞳眸中早已是一片冰冷:“宫中不需要议论主子的宫女,拖下去,杖责二十,逐出王宫。”

“是”侍卫熟练的拿出布条堵住宫女想要求饶的嘴,这种事在宫中已经出现不下数次了,可就是会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,屡屡触犯王上的禁忌,没有直接处死都已经算是王上手下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