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(1 / 2)

梁志渊回答:“警察带走了,就算警察要来问你案情,也是在你状态完全恢复后,我和他们说过了。”

她点点头,心里庆幸却又难受,仿佛觉得自己不能太开心,这样会对不起唐悦。

“等我好之后,我想建一个公益组织,帮助和我一样是稀有血型,但却没那么多钱的人。”

梁志渊听她说话就笑了起来:“才醒过来就想做这么费精力的事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但都得在完全康复后。”

薛棠棠点点头。

这时姑姑堂哥等人也进病房来,待他们走后,田晓萱也进来看她,见了她就大哭不止。

梁志渊在一旁说道:“这一次找你田晓萱提供了重要线索,是她想起尹浩的手机导航上搜索过大李村,警察才优先锁定那里。我承诺过提供线索有赏金,但她不要,你自己看看怎么偿还。”

薛棠棠看着田晓萱道:“我欠她的,怎么也还不清了。”

田晓萱说:“你就把我那两万块钱欠债给抹了吧,我爸妈觉得我不靠谱,现在不逼我工作了,逼我相亲,我又开始穷了。”

薛棠棠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不穷,正好我只有钱,以后就靠我接济你,这是我的买命钱。”

两人终于重归于好,又聊了一下,田晓萱眼看梁志渊开始故意看时间赶客,便朝薛棠棠吐吐舌头,离开了病房。

薛棠棠朝梁志渊嗔怪:“你干嘛呢!”

“不干嘛,你才刚醒,要多休息。”梁志渊蛮横道,“我有很多话想说都忍着没说,凭什么要让别人说?”

薛棠棠问:“你有什么话想说?之前的账还没算呢,我对你一心一意,你却暗戳戳要离婚。”

见她这样说,梁志渊终于忍不住了,解释道:“我从来没说过我要离婚,是你自己乱解释,就这样说,这辈子,只要你不提离婚,我是绝不会提的。”

薛棠棠抿了唇笑,“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梁志渊立刻说道:“我想自己资产多一点,只是希望在你再闹什么幺蛾子的时候掂量掂量,是不是真的惹得起我,最好是我说不离,你就离不成,当然不是要主动和你离。”

薛棠棠对这答案很满意,看他半晌,说:“要不然,我把股份给一半你,这样我们就势均力敌了。”

梁志渊轻哼一声,略有不屑:“不要,这样不是势均力敌,因为管理权在我手里,如果再有那么多股份,我怕你会没安全感。”

薛棠棠嘀咕:“谁没安全感,我才不会。”

梁志渊顿了一下,认真道:“我不要你的股份,那本不是我最在意的东西,何必去占一个吃软饭的名声,我最在意的,就是你。”

薛棠棠被他认真的样子弄得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脸上都有些微微发烫。

他接着问:“你在那个视频里,是不是准备说我爱你?”

薛棠棠的脸更烫了,她没想到他竟然没听到,没听到不说,还拿来问,当时觉得没什么,现在多不好意思。

“那个,你没听到?”

梁志渊回答:“只有一个我,还有个爱的口型,视频就断了。”

她叹了口气,心想生命诚可贵,所以该说还是得说,不能拖,便“嗯”了一声,承认道:“是的,就是说我爱你。”

梁志渊笑看着她,不说话。

她忍不住问:“然后呢?听了我的表白,你就没什么要说的?”

至少要礼尚往来,表示表示吧。

“有。”他回答,“我记得你之前问我为什么有你高中时的照片,为什么还没见你就答应和你结婚,答案就是,你高中时我就认识你,所以我不是没见你就答应和你结婚,而是知道你,发现这种好事落在了我身上,就马上答应了,怕爷爷反悔。”

薛棠棠很是意外:“你怎么认识我?”

他那时候不应该在安扬当他的学霸吗?

不,他比她大两岁,她读高二时他应该已经在滨江读大一了,难道是那时候?

梁志渊这时说道:“你高一那年暑假,我们见过很多次,只是你那时心心念念的只有你的叶星泽,对我完全没印象。”

后半句他语气中那种酸意明明白白,薛棠棠反驳道:“你别乱说,什么心心念念,我那是……我其实是拿他当哥哥的。”

梁志渊眼中满是讥弄,脸上几乎就写着“不信”两个字。

薛棠棠不想纠结这个问题,立刻问他:“你快说,到底怎么和我见过?你该不会认错人了吧?”

梁志渊不情不愿,没好气地开口:“流沙咖啡,高三的暑假,我在那里做过服务员。”

薛棠棠惊得张大了嘴巴:“可是我……”

她想说,她完全不记得有见过他啊,他高三的暑假,不就是她高一的暑假吗,她那时候就在艺术街学琴,每次学完都去流沙咖啡啊!

可见到他脸上不高兴的神色,她就不敢说了,因为看他的样子好像说的是真的,自己似乎真对他没印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