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(1 / 2)

任骄明始终跟在他身边一言不发,从一家走到下一家,平静的脸上没有展露出对他的怀疑,但也没有露出对他的相信。

二人找到中午,楚商络累了,他来到一家冷饮店前买了一杯西瓜汁,一边喝着一边站在海边,望着蔚蓝的大海。

海风夹杂着腥气扑面而来,他坐在一块礁石上解开了扣子,吹着海风对身边的任骄明说:“今天也许找不到了,明天还要继续,你弟弟现在叫范墨,我确定住在这边,坚持找肯定找得到。”

任骄明望着眼前这个如画般的岛屿,没有说话。

楚商络又道:“你的玉佩呢?你应该要凭借这个找你弟弟吧?”

任骄明伸出手,手心里躺着一块绯色玉佩。

楚商络看着这块完整的玉佩,想着他太久没见到这块玉佩了,当初他把玉佩踩碎,后来和好后也再也没见过这块玉佩,不知道任骄明是收起来了还是拿去修复了,不过大概率不会修复成功。

他想也没想拿起这块玉佩,放在阳光下看着,问道:“如果这块玉佩被人打碎了,你会怎么样?”

任骄明伸手要拿回玉佩,说道:“没想过,但这个很重要,不能打碎。”

“有什么意义吗?找你弟弟?又或者很贵?”

“不只是用来找人,”任骄明想了一下说,“它自身的价值,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。”

“什么价值?”

楚商络把玉佩拿到任骄明面前,任骄明接过时,一阵巨大的海风吹来,二人都被海风吹得睁不开眼。

随后他们听到一声轻微的,物品落入水中的声音。

楚商络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,定睛一看玉佩不见了,而海面上一抹红影缓缓向水下沉去。

“扑通——”这一次落入海里的是任骄明。

小小的玉佩掉入海里,和在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。

楚商络看着任骄明消失在海面的身影,想到任骄明的水性还不如他好呢,想到这里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这个翻外到这里主要的目的就出来了,那就是如楚总不向小任示好,小任会心动吗?

第134章

即便是炎炎夏日, 海水却是十分冰冷。

楚商络一头扎进海里,朝着任骄明的身影游去, 玉佩下沉得速度很快,任骄明几次只差一丁点就能抓住玉佩,但水下的推力将玉佩挤压到更深处。

楚商络健硕的身躯在海里灵活的如同一条鱼,他见任骄明气不足了,抓住他的手将人往上推,他则往更深一点的地方游去。

任骄明显然不打算领这个情,掉头去追楚商络。

楚商络看到任骄明又游回来, 也没心思推他了, 再不把玉佩捡回来,他们都要遭殃。

玉佩顺着海水卡在了一处礁石缝隙中, 二人一起游到礁石旁, 任骄明先楚商络一步将玉佩拿到。

楚商络会潜水,以前也没少在海里游, 水下这段时间对他来说还算可以承受的住,但对任骄明来说,已经接近极限。

楚商络游在前面给任骄明带路, 他游了一会儿,不放心的回头,这才看到任骄明正缓缓往下坠去。

要不是不能张嘴,楚商络一定会骂声操。

他飞快走过去搂住任骄明的腰, 使出浑身力气往上游, 同时在心里骂任骄明水性不好逞什么能, 一个玉佩当真这么重要,连命都不要了?

片刻后楚商络气喘吁吁的把任骄明拖上了岸,别看任骄明清瘦, 一点也不轻。

任骄明脸色苍白躺在沙滩上,手里紧紧攥着玉佩。

楚商络浑身湿透,海水混着汗水,但他没给自己注意时间,跪在任骄明身边,一会儿给他按压胸口,一会儿捏开任骄明的嘴给他做人工呼吸。

楚商络焦急地重复着急救动作,时间一份一秒的过去,任骄明依旧双目紧闭,楚商络的心也吊在在了嗓子眼。

任骄明要是有事,这一场梦,无疑是场噩梦。

就在这时,任骄明没有起伏的胸膛忽然颤动了一下,一口水吐了出来。

楚商络看着缓缓睁开眼的任骄明,终于松了口气,心里坠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他把任骄明扶坐起来,任骄明咳嗽着去看自己的手,玉佩完好无损的躺在他的手掌中。

楚商络见任骄明鬼门关走一遭,还惦记着玉佩呢,愤怒地抢过玉佩向远处的沙滩上扔去,骂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淹死?妈的这种时候还惦记这个破玩意儿,有你的命重要吗?”

任骄明抬头看向大口大口喘气地楚商络,目光从他急切的眼眸中移开,用力推开楚商络,起身往玉佩的方向走去。

“我命值不值钱,与你无关。”

楚商络气坏了,暴脾气一上来,幼稚地抓了一把沙子扔向任骄明。

走在前方的任骄明忽然停了一下,摸向后脑,看向自己的手掌,上面沾着一点血迹。

他冷冷